(台州市校园管理平台)

  有一年,有个哑巴在我家屋檐下窗台下睡觉,“三月三,鬼上山”,到了三月三晚上,他忽然怪叫起来,村子里有不少人都出来了,他比比划划,说有个女孩,这么高,弄头发,往这边,又往那边。…

来自栏目:厦门市 的推荐

死磕兔就是指SK-II

  这下好了,丈夫死了,没人管了,放羊了。我这出来,前年回家,我侄媳妇跟我说:哎呀,我屋梗没钱用。说上马连店,有一个鸡窝,老板是个瞎子,叫瞎子六,他家就是鸡窝。几个女的一块说话,说,冬梅,咱们没钱花了…

来自栏目:惠州市 的推荐

狗友太多,所以你这回摔得理所当然。

  三十下午吵了一架,他把椅子举起来,我一点都不慌,他没敢打我,把椅子摔跨了。他就说他要出去,要跑掉,不在家了,我就想,有你没你都一样。他就找衣服,我就赶紧进去,把钱拿在手上再说。我怕他把钱拿走了,我…

来自栏目:临沂市 的推荐

羊城晚报 热门头条文章

  文章现在也没有写,却写了这部《妇女闲聊录》。…

来自栏目:青海省 的推荐

然后徐锦江鼓足勇气说了三句话:

  这个人厉害,她一摸,胎位不正,就让赶紧到医院去。马连店街上的,有五十多岁。她有油布、止血药、剪刀、注射器。来不及叫喜家婆的,我们村“和尚”也能接。…

来自栏目:黄大仙区 的推荐

法国阿尔卑斯山霞慕尼勃朗峰

  我姐说王大钱,黑呼的钱,就是钱挺多的,没数。他姐盖房子,说盖起来了,没装修,王大钱说,给一点你装修吧,人家说:多少啊,王大钱就说:一点点,就两万。肯定够了,农村就够了。他外甥也有钱,给两万就是送一…

来自栏目:宁德市 的推荐

  • 毕静就是一个做什么事,都慢一步的人。
  •   这双胞胎是两男孩,我一看,怎么两人一模一样,我说:这哪来的两个伢,长得一个样,哎呀,真好玩。她们就告诉我,从小就是罗姐养大的,是她的外孙,我嫁到王榨的时候,罗姐已经有自己的孙子了,双胞胎就到他们自...

  • 肤色更是狂甩苏芒、张予曦十条街
  •   四季山上有一庙,是菩萨庙,山下有私人建的庙,叫“慈悲庵”,里面有观音,有千手观音、送子娘娘、济公、三清官,住庙的是尼姑,有儿女。...

  • 转眼间,一年又到尽头!
  •   我们村男的大多数是文盲,不上学,不爱上。最多上一两年小学。 小王(木珍的丈夫。我很奇怪她把自己的丈夫叫小王,跟单位一样)四兄弟都没上学,都挺厉害的,混得好,谁都不敢欺负。他大哥不认字,照样当村长...

  • 这难道不是万千游戏玩家的终极梦想吗!
  •   唱戏的钱,每人自愿给,别的村都来,好几个村的都来。发谱在哪天,唱戏就哪天开张,临时在稻场搭戏台,一人高,短木头从四鸡山砍,长木头各家出,唱完戏再还回去。木头还能用。唱几天要看钱多少。...

  • 阅读原文2019年度词汇:丧
  •   我猜想,这样的想法林白那时大概就隐约意识到了,只是还需要一个明确、清晰起来的过程。毕竟,从《一个人的战争》到《万物花开》,已经是长长的一段行程,林白还能走到哪里去?到这个时候,真是能够考验一个作家...

  • 每次静默的1秒都不能浪费
  •   有一个人四十多岁,叫“坨儿”,他的钱有一百多块,搜出来放在桌子上,他老婆一把就抢走了。派出所的人气得要死。...

  • 曾志耖 威远县教师进修学校教务处主任、高级讲师
  •   他是道人,不是道士。过了不到一年,他就死了。那时候,老盼着他来,好带吃的来。每次来他都带点糖果,有时候带点粑就来了。这时候大舅在北京已经有工作了,细舅在县里的粮站。我们上他家拜年,他给每人五毛压岁...

点击排行

友情链接